廣州一間不起眼的房子內,一位男同(男同性戀的簡稱)接受艾滋病檢測;
  廣州市第八人民醫院內,艾滋病患者喝下一碗熱湯;
  中學校園內,同學們聽了一場特別的性教育講座……
  推動這一個個活動的志願者們,來自不同的草根艾防社會組織。在艾滋病防控工作中,他們越來越成為不可或缺的補充力量。
  通過政府購買服務,他們在高危行為人群行為干預及艾滋病動員檢測、艾滋病感染者及病人關懷與支持、大眾宣傳教育方面,起到了政府部門起不到的作用。
  故事 1
  努力打入娛樂場所
  唐唐是深圳市泓慈關愛女性服務中心的負責人。2006年,做安全套生意的唐唐就已經參與了娛樂場所的艾滋病干預工作,2008年正式成立了深圳泓慈關愛女性服務中心。他們最早與深圳市疾控中心合作,後來的合作方還有區級疾控部門以及慢性病防治院等。
  今年,廣州市疾控中心也動員唐唐到廣州拓展業務,成為廣州泓慈關愛負責人。如今他的很大一部分時間都在出入廣州的各種娛樂場所,重走當時在深圳的創業之路,努力打入廣州娛樂場所。
  “高危重點人群,政府機構的人較難接觸。但社會組織能夠找到他們,也能讓對方接受。”省性病艾滋病防治協會常務副會長杜琳說。“他們不僅僅給娛樂場所的服務人員做檢測,也給工作人員做檢測;不單做艾滋病檢測,同時還檢查性病;發現的話,告訴他們可以免費治療。”
  唐唐的草根組織打入“圈子”雖然比政府人員便利,但也步履維艱。剛開始時唐唐像地下工作者一樣,借助賣安全套的工作便利,通過朋友結識新朋友進入圈子裡。“一開始要和管理人員談妥,我們能提供的免費服務項目,讓他們放心。”
  過去,他們常常被認為是騙子,安全套送到娛樂場所的服務人員手上都會被丟掉。隨著工作逐漸開展,“後來許多服務人員開始爭相搶要安全套。”唐唐笑說。
  考慮到服務人員身份的敏感性,做問卷或者是檢測時,唐唐只能通過各種方式說服,“有時候,我就說是給員工的體檢福利。”
  今年,泓慈關愛的服務內容陸續增加了一些安全知識講座,講座內容主要以艾滋病預防、性病、女性健康為主。“例如,我們告訴他們,部分性病可通過推油、按摩等方式傳染,傷口接觸病菌便會感染。通過講課能夠讓服務者意識到危險,產生防範心理。”
  講座結束後,通過有獎問答等形式派發獎品,包括毛巾、紙巾、雨傘、牙膏等。最後一個環節就是對服務人員進行檢測。“講課後,接受檢測率達到95%以上。而如沒有講課檢測率就只有50-60%左右。”最多一次來聽課的娛樂場所員工達到千人以上,由於場地有限,講座就分成了5場。
  唐唐還找到一些娛樂協會,請他們幫助工作。娛樂協會與各娛樂場所之間聯繫緊密,隨著“打入”越來越多的娛樂場所,唐唐的名字在圈內被熟知,工作的開展也順利起來。
  故事 2
  下午兩點鐘,唐唐和他的工作組幾個人如約來到了深圳一家夜場。到達時,女性服務人員已經坐滿了房間。唐唐們立即忙碌起來,發問卷給她們填寫,填寫好之後,再為她們抽血樣。
  這是一次回訪檢測,之前工作組已經來過兩次,服務人員們已經熟悉了他們,所以這次順利很多。三小時抽測了幾十份血樣。
  走進校園
  大方說性
  在廣州市天河區體育西一棟商住樓里,有間嶺南伙伴社區支持中心的辦公室,每天都有幾十名男同登門前來進行檢測。在辦公室里的一張舒適的沙發上,他們放鬆著自己,等待檢驗結果。在對男同的干預中,他們發現,這一兩年,青少年感染率上升,年齡越來越小。“最小的只有16歲。”嶺南伙伴負責人李小米說。
  嶺南伙伴由同性戀網站“廣同網”發起成立。憑藉在男同人群中深厚的社區基礎,2008年開始,嶺南伙伴就與廣州市疾控中心合作,為男同提供艾滋檢測和咨詢,僅在廣州市,就檢測了男同性戀群體2.2萬人次,發現了1000多名感染者,併為他們提供了危機干預和治療支持。
  2013年,嶺南伙伴與廣州市疾控合作做了學生感染者的數據梳理,調查了60多個男同學生感染者,發現了很多問題。
  “這些感染者在校時大部分沒有經過有效的性教育,發生性行為的年齡比較早;性伴侶數量差異很大,有些有一兩個,但有些高達數十人;大部分青少年感染者學習、生活受到影響,心理的影響可能更大。”李小米說。
  由於前端工作存在缺失,對青少年的性健康教育成了他們的工作重心,主要包括校園性教育講座與同伴教育培訓。
  講座時,李小米首先會講性別和性取向的自我認同,以及性的選擇和決定。然後才是各學校定的主題,有的是伴侶關係,有的是艾滋病知識。
  李小米們遭遇了很多懷疑和反對。在一學校講座時,給學生髮了安全套,講座完畢後,老師拿著個籃子在門口命令學生把“那個東西”扔到裡面再走。
  每次講課李小米都會公佈自己的聯繫方式,意在給學生們一個匿名求助渠道。每次都有差不多十分之一的學生都會加她微信,向她咨詢。咨詢大部分都集中在性的困惑,小部分是非常具體的問題,比如“我是感染者我該怎麼辦”。
  李小米通過巡講搜集個案,再通過調研來驗證哪些已經不是個案。調查內容包括藥物濫用率、性騷擾性侵率、性行為發生率、對於感染者歧視性態度等等。“比如說,調研發現在已經發生過性行為的大中學生受訪者中,被性騷擾性侵比例達到21.45%。”
  李小米認為,艾滋病的預防和反歧視教育其實是在跟各種各樣的誤區作鬥爭。在統計調查問卷時,她發現很多學生都不知道蚊蟲叮咬不能傳播艾滋病。一次,她在一家學校看到一個展板,標題是“艾滋病的部分表現”,圖片全是消瘦綜合徵、鵝口瘡等目不忍睹的照片,而其實這些都是艾滋病晚期癥狀,一般艾滋病人都不會出現,感染者就更談不上了。
  “社會一方面希望教育青少年不要歧視艾滋病患者,可另一方面又不由自主地給出極端案例,這些自相矛盾的說法都會造成誤導,讓青少年很難相信艾滋病感染者也是普通人,以為關愛艾滋病人是做臨終關懷那種概念。”李小米說。
  故事3
  溫暖感染者的心
  星期一的下午,在廣州市第八人民醫院四樓一間辦公室里,雞湯的香味撲鼻而來,這裡是廣州紅絲帶之家。正在大容量電飯煲里咕嘟嘟地煲著的湯,一會兒就會分送到艾滋病病友的床頭。今年,廣州紅絲帶之家掛牌成立已10年。在這家省內最主要的艾滋病收治醫院,紅絲帶之家是一個艾滋病患者安撫心靈,尋求幫助的溫暖家園。
  廣州紅絲帶之家的創辦者托馬斯本身就是一名艾滋病感染者,開始時的志願者大部分也都是艾滋病感染者。杜梅是廣州紅絲帶之家第一個非艾滋病感染者的專職志願者,已為廣州市第八人民醫院的艾滋病病友服務了7年多。
  杜梅剛來時整天苦惱。當時社會對艾滋病的歧視很嚴重,人們從骨子裡害怕艾滋病,艾滋病感染者覺得自己像是被判了死刑。艾滋病病人有著強烈的孤獨感,不願意麵對病情,面對杜梅的開導,就會回敬“你沒有得艾滋病,怎麼能懂得艾滋病患者的心情?”
  為了能儘快拉近與患者之間的距離,杜梅開始自學關於艾滋病的知識,閱讀很多關於艾滋病患者飲食、治療、藥物方面的書。
  “紅絲帶接待站”是專門為病友們租的房子,可為艾滋病人家屬提供免費食宿,還可方便外地來廣州看病的艾滋病患者過夜。患者平時也可以買菜來這裡煮飯,並有專門的工作人員打理。
  每周一三五為病友煲湯,是廣州紅絲帶之家保持了10年的傳統。在“紅絲帶接待站”煲好湯後,像杜梅這樣的志願者們抬著兩大鍋靚湯要走15分鐘的路才能到達醫院。
  這是一項苦活,志願者們被熱湯燙過不少次。面對這碗碗熱湯,冰冷的病友們也被“融化”了,他們開始對杜梅打開心扉。
  除此之外,“紅絲帶之家”還為患病兒童申請學費,過年的時候給他們發一些小紅包,由於這些孩子父母也是艾滋病患者,他們的家境多數十分貧困,“孩子們過年時候拿到紅包很感動。”
  5年前,紅絲帶之家成立了“廣州兒童之家”,專門接收一些被遺棄的艾滋孤兒。他們有的三四歲,有的已經十幾歲。最多的時候,這裡有十幾個孩子。
  因為沒有人和他們交流,許多孩子已經四五歲了都不會講話。剛來時他們經常衝突、打架,由於長期經受歧視和不公平待遇,孩子們起初對志願者們很抵觸。5年過去了,“兒童之家”真的成為孩子們名副其實的家,很多不會說話的孩子學會了說話。“孩子們現在都懂事了,懂得感恩,知道互相照顧,還喜歡幫志願者‘媽媽’分擔家務、做飯。”
  財政購買服務
  社會組織可持續發展
  據省衛生計生委發佈的最新數據,性傳播成為艾滋病主要的傳播方式,90.2%艾滋病經性傳播,而吸毒人員感染艾滋病也與性傳播有密切關係。
  廣東省疾控中心科學顧問、廣東省性病艾滋病防治協會名譽會長許銳恆介紹,艾滋病防治的重點人群包括5類,男男性行為者、監獄和其他羈押場所人群、註射毒品者、性工作者、跨性別人群。UNAIDS(聯合國艾滋病聯合規劃署)估計,全球高達50%的新HIV感染髮生在重點人群。
  “重點人群有特殊的高危行為,有法律和社會相關問題使脆弱性增加,無法獲得充分的預防、檢測、治療和關懷等基本服務,是造成防控無法取得進展的原因。”許銳恆說。
  他認為,社會組織參與是艾滋病防治工作的重要補充,可較易接觸高危人群敏感人群目標人群,較易獲得認可接受,較順利開展關懷和干預。
  2014年,廣東省共有29個防治艾滋病的社會組織,其中草根組織23個,具有半官方性質的6個。
  許銳恆介紹,目前社會組織參與艾滋病防治的工作主要是重點人群的行為干預和檢測動員(包括暗娼FSW、男男MSM、靜脈吸毒IDU)、HIV感染者和AIDS病人美沙酮維持治療者的關懷服務和生活救助、HIV/AIDS反歧視以及青少年的性健康教育。
  泓慈關愛、紅絲帶之家和嶺南伙伴,正是在這三個領域發力的社會組織中的佼佼者。他們的資金來源,主要是政府購買服務。
  2012年與2013年,廣東省性病艾滋病防治協會承接了全球基金社會組織艾滋病項目在廣東的執行任務,獲得項目資助426.8萬元,組織省內19個艾滋病防治領域的草根組織參與,探索了由省級協會到社區組織的全新項目管理實施模式。
  政府與草根社會組織在這些項目實踐中得到了鍛煉。2013年年底,中蓋、全球基金等國際防治艾滋病基金撤出中國。廣東反應最快,幾乎無縫銜接出台了政府購買社會組織服務的相關措施,接上了國際基金退出之後的資金斷流。
  2014年8月,廣東省性病艾滋病防治協會通過投標,獲得了協會的第一個政府購買服務項目,廣東省社會組織參與艾滋病防治項目,經過專家評審,共有25個組織30個項目獲得批准。
  這筆項目資金共有150萬元。“儘管資金有限,但政府的努力大家都看得到。”廣同網行政總監、嶺南伙伴理事小奇說。
  《廣州市社會組織管理辦法》將於2015年起施行,其中明確廣州的社會團體和民辦非企業單位的註冊資金由“實繳制”改為“認繳制”,這即意味著註冊社會組織將不再受到註冊資金的限制。除此之外,也不用掛靠單位,只用指導單位。
  對於明年的經費,杜琳表示樂觀。而對於讓草根組織頭疼的辦公場所問題,杜琳則表示不太樂觀。
  讓小奇贊賞的是,廣東省、廣州市在社會組織管理方面的理念比較先進,敢於嘗試創新,廣東省、市組織的艾防研討會都會邀請艾滋病社會組織參與,社會組織對存在的問題也可以暢所欲言。
  “政府購買服務通常情況下都是接受政府部門的指令,但我們經常跟廣州的衛生部門、教育部門以伙伴關係坐下來開會,討論我們新發現的問題,要解決的問題以及共同探討可能的解決方案。”小奇說,這是廣東廣州的探索,也只有這樣,才能把事情做好。
  如今,經常會有一些外省的社會組織以及省市級CDC、艾協等官方機構過來嶺南伙伴學習經驗。小奇認為,其實最核心的東西不是他們做了什麼,而是怎麼做到的。
  去年,嶺南伙伴獲得了“全國艾滋病防治工作先進集體”的榮譽,是該年度156家獲獎單位中唯一的民間草根組織。
  他們希望,接下來能夠有更充裕的經費、更接地氣的政策和管理方式,來用於購買服務和鼓勵創新,來保障草根艾防組織的長期穩定可持續發展。
  南方日報記者 李秀婷 曹斯 實習生 葉敏韜 魏孜芩 蘭忠偉
  策劃統籌 陳楓  (原標題:用不同方式與艾滋病戰鬥)
創作者介紹

MoViE

ga20gacfo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