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產低迷壓垮江西富豪 政府發文銀行續貸施救
  熊學慧
  在江西省鷹潭市這座僅一區一市一縣的小城市,堪稱當地“首富”的江西中勝糧油有限公司(以下簡稱“中勝糧油”)董事長汪文勝的短暫“失聯”在當地引起強烈震動。
  當地有說法稱,中勝糧油及其關聯企業的負債總額達數億元,眾多金融機構及成百上千的民間借貸人身陷其中。任職於一家國有大行鷹潭分行的王敏稱,汪文勝曾跑到中印邊境某地,再打電話向政府求救。
  據瞭解,中勝糧油所在地鷹潭市及貴溪市兩級政府正在協調金融機構及相關債權人處理中勝糧油債務問題,並下髮指導性文件。鷹潭市政府知悉此事的金融系統官員陳軍表示,政府之所以介入(中勝糧油債務危機),是因為中勝糧油還可以救活。
  貴溪九銀村鎮銀行的一位相關負責人張明則告訴《中國經營報》記者,他們不但沒有被允許追償債權,還在按要求繼續向中勝糧油及關聯企業放貸。王敏稱,中勝糧油資金鏈突然斷裂緣於一家銀行抽貸,汪文勝因此被銀行“逼倒”。
  陳軍告訴記者,中勝糧油總資產大於負債額,汪文勝也在積極籌資償債。據當地官方稱,中勝糧油的貸款總額6億元左右,其中民間借貸約1.5億元,其餘為銀行、小額貸款公司等機構貸款。
  事實上,汪文勝“失聯”並非偶然,民企老闆“跑路現象”已由沿海地區向內陸腹地蔓延。而當地官員將民企“跑路現象”的根源指向企業主的盲目投資。
  富豪老總“失聯”
  鷹潭市是一座聯通華東沿海和華中、華北腹地的鐵路樞紐城市。
  “鷹潭市出大事了,貴溪市一位億萬富豪跑路了,據說欠債金額巨大。”前述國有大行鷹潭市分行一名信貸員對記者說,當地政府在積極幫助企業處理債務危機。他透露,兩個多月前,貴溪九銀村鎮銀行設法收回了一筆7000萬元到期貸款,並不再續貸。中勝糧油因此“斷糧”,無力支付其他貸款的利息,尤其是高額民間融資的利息及到期本金。
  不過,張明對記者否認了“抽貸”的說法,張明表示,貴溪九銀村鎮銀行沒有抽貸,中國農業發展銀行、中國工商銀行及鷹潭農商銀行等機構均與中勝糧油有信貸業務關係。
  中勝糧油成立於1999年7月16日,其前身為創辦於1960年的國營貴溪市糧油加工總廠。改製前,汪文勝為該廠廠長。
  在1999年至2011年的十餘年時間內,在汪文勝的經營下,中勝糧油一度成為江西糧油龍頭企業,產品行銷國內外,2010年產值即超過2億元,年產能達15萬噸。
  有知情者說,正是在這樣的美好“錢”景下,汪文勝在2011年前後請了一些顧問開始謀劃中勝糧油上市,並由此開始多元化經營。有一個背景因素是,在2009年“四萬億”投資的後續影響下,各金融機構的貸款政策較為寬鬆。發現“錢好借”的汪文勝開始大規模擴張,其重點投資的領域為資金密集型的房地產、礦產等方面,投資腳步延伸到江西省以外地區。
  工商資料顯示,除了中勝糧油外,汪文勝控制的企業還包括貴溪市星帆再生資源、星耀銅業、華豐竹業、允隆投資、禾鑫貿易等十餘家企業,涉足的行業包括農業、冶金、礦產和房地產投資、酒店及文化傳媒等。
  有民間人士估算,汪文勝家族擁有的財富堪稱當地“首富”。不過,記者實地查看中勝糧油、華豐竹業等企業,多數已停業,廠房已顯破敗。
  “投資並沒有錯,錯在他不懂經濟、不懂經營。”陳軍說,在顧問的忽悠下,汪文勝開始盲目擴張,在明知自己資金有限的情況下還收購一些倒閉的“破銅爛鐵”企業,又四處融資投向房地產和礦業。
  目前汪文勝本人已不知所蹤。記者嘗試撥打汪文勝及其直系親屬汪小華的多部手機,均處於無人接聽狀態。中勝糧油一位高管說,他最近也聯繫不到汪文勝。
  王敏也告訴記者,汪文勝一度處於“失聯”狀態,據說其曾跑到中印邊境某地躲債,然後通過電話向當地政府某領導求救,政府遂介入處理中勝糧油債務問題。“是銀行逼倒了汪文勝。”王敏說,如果銀行不抽貸,汪文勝的債務問題還不會這麼快爆發出來。
  盲目擴張致巨額負債
  貴溪當地流傳的一個說法是,包括其擔保的各種債務在內,汪文勝的負債總額巨大。
  據瞭解,目前牽涉汪文勝及中勝糧油債務問題的金融機構除了前述銀行外,還包括貴溪廣信小額貸款公司及眾多民間資本。
  而關於汪文勝負下巨額債務的原因,各金融機構有關負責人幾乎是眾口一詞:不自量力,盲目擴張。
  “他只能挑起十斤重的擔子,卻硬是挑起了一百斤的擔子,不壓垮了才怪。”農發行貴溪支行一位副行長對記者直言,中勝糧油雖然是農發行重點支持的企業,但銀行收回到期貸款並無過錯。在他看來,中勝糧油債務危機爆發的根本原因在汪文勝本人,在前幾年國內經濟形勢較好時盲目擴張,現在遇到經濟下行壓力,出現資金鏈斷裂的情況並不意外。
  據稱,去年開始低迷的房地產行情是擊倒汪文勝的致命一拳。在信貸壓力趨緊的形勢下,各銀行開始回籠資金。資金吃緊的汪文勝只得高息向小額貸款公司及民間人士融資,月息最高達到9分。
  不過,關於中勝糧油及關聯公司的貸款總額,記者尚未從各家涉及銀行獲得最終的數據。中勝糧油常務副總裁楊智義報給記者的負債數據是“6.1億元”,但尚待證實。
  鷹潭市政府金融辦則稱,中勝糧油及關聯公司的借貸總額為“6億元左右”,其中民間貸款額為1.5億元左右。牽涉到的金融機構包括農發行、工行、九銀村鎮銀行、鷹潭農農商行等6家銀行及10家小額貸款公司和其他民間機構。
  貴溪九銀村鎮銀行羅河支行一位信貸員稱,經核查,中勝糧油的總資產大於負資產,貸款可以收回,但問題是,在政府的要求下,他們非但暫時不能追償債權,還需要繼續向汪文勝名下的相關企業放貸。
  鷹潭農商行為中勝糧油最大的債權行,總規模約1.4億元。該行一位副行長說,具體數據正在統計之中。據稱,鷹潭農商行曾嘗試向法院申請財產保全,但當地法院不予受理,目前正在請律師著手訴訟事宜。
  陳軍告訴記者,中勝糧油的債務問題引起了鷹潭市、貴溪市兩級政府高層的重視,政府金融主管部門也多次組織他們召開協調會。而協調會的一個基調是:要救活中勝糧油。
  也即是說,各金融機構需要按政府的“要求”暫緩債務清償工作,並向中勝糧油施與援手。
  政府發文施救
  九銀村鎮銀行的張明對於政府的做法表示了理解,他表示,中勝糧油的融資渠道多樣,負債成分複雜,政府是出於社會穩定的方面考慮要求中勝糧油設法先行償還民間借貸。
  據稱,在已登記的中勝糧油的6億多元貸款中,多數為民間資本,包括部分公務人員的資金。“有了政府的幫助,汪文勝這次是占便宜了。”張明說,就算是民間借貸的債權人也不是都能拿到現金還款,他們這些金融機構更是等“後一步”追回貸款。
  據瞭解,當地政府協調後下發相關指導性文件,其中針對民間借貸的一個償債方案是,先拿汪文勝參股的“桃源居”樓盤房產抵償,約2800元/平方米的房產最低折價1600元/平方米,按貸款年限計算本息抵償給部分債權人。
  貴溪“桃源居”開發商、南昌松鋒房地產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松鋒房產”)辦公室一位張姓負責人證實說,政府確實下發相關文件,但文件規定的償債房產的折算價是2774元/平方米。據稱,因為汪文勝是股東,才有這樣的償債方案出台。
  松鋒房產僅是汪文勝名下眾多參股、控股公司之一。記者查詢工商資料得知,松鋒房產註冊資本為5000萬元,股東信息最新的變更日期是2014年9月26日,汪文勝持有的股權比例為42%。
  記者獲知,“桃源居”總投資約5.7億元,汪文勝在此樓盤擁有的權益約2.1億元。
  中勝糧油常務副總裁楊智義說,汪文勝並沒有“跑路”,而是在積極償債,包括籌資償還部分小額貸款及引入合適的接盤者。不過,楊智義也稱暫時沒有聯繫上汪文勝,並未能向記者說清中勝糧油如何償還巨額債務。
  而對於金融機構的債權追償問題,當地政府的指導意見是“先施救”,即各金融機構暫緩債權追償工作,司法機關也暫不受理此類案件。
  對於可能出現的巨額不良貸款問題,鷹潭市金融系統官員陳軍說,中勝糧油並不是資不抵債,在貸款時也有優質資產做抵押,銀行並不擔心債權追償問題,目前最重要的是想辦法如何盤活中勝糧油的資產,讓其有能力償債。
  “如果中勝糧油馬上就進入破產清算程序,各債權行也會為債權優先追償問題爭論不休,也未必能及時追回貸款。”陳軍說,解決中勝糧油債務問題的優選方案是引入合適的接盤者,盤活中勝糧油部分優質資產。
  關於政府發文一事,陳軍稱,政府只是給相關機構提供指導性意見或建議,協調處理中勝糧油的債務問題。政府介入也是為了維護正常的金融秩序及社會穩定。
  前述貴溪九銀村鎮銀行羅河支行信貸員稱,汪文勝名下的優質資產只有房地產和礦業資產,其餘幾乎都資不抵債。據稱,九銀村鎮銀行還在按要求繼續向“桃源居”放貸。
  “以前銀行上門營銷放貸是政策促使,現在銀行抽貸、壓貸也沒有錯。如果房地產還像幾年前一樣火爆,汪文勝的債務危機就不會爆發。”陳軍說,政策有變化,經濟形勢也不總是樂觀向上,而有些人覺察不到,這才是問題的根本。
  (應被採訪對象要求,文中王敏、陳軍、張明均為化名)
創作者介紹

MoViE

ga20gacfo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